肥蕉

请你耐心读完我写的第一句

我为你准备了这么多个未来
你却一个也没来

这真是对我
最完美也残酷的惩罚。

一念

我該怎麼再和你有交集
你把自己從我的字典里扣去

我為你掉的眼淚咸的不一樣
可是這味道也沒重量

貪心的我是否不配擁有
夢里你透明的笑容

萬丈光芒刺穿了我
我賴在回憶里分不清左右

而你依然是我無論如何堆砌
都不能的形容

晨雾里的football 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