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蕉

请你耐心读完我写的第一句

自白


我就是我
我是数学定理里的有且仅有
我的思想
是悬崖上的秃鹫
我的性格
是深海里的火山
我的喜好
是B612星球般的孤单
而我的爱恋
是苦涩的杏仁在空中迷漫。

全都怪你

我本性潇洒慷慨
直到有一天
你递给我一包酸奶
我没出息地舔了盖

我本性洁身自好
直到有一天
你带我去了那摊夜宵
我试了米线加大肠

我本性从容淡泊
直到有一天
你说麻辣小龙虾挺辣
我抱着豆奶怼了三大盆

我本是个正直的好人
直到有一天
你拉住我的手
我就变成了没原则的吃货
这全都怪你。

小思考

过去与历史

有什么不同?


在你读完这句话的时候

它就被时间带走

变成灰白的颜色


我想

我爱你时

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

一笔一画刻在心里

变成

无法抹去的历史


不爱你时

我为你掉的每一滴眼泪都

飘散在空中

化为

无足轻重的过去。

日记

四月了还下冰雹
已经放弃治疗
午睡到半夜
隔壁的R&B还在放
打开冰箱看它过得好不好
坐在角落的冰摩卡对我咆哮
“一口气把老子喝光”
过期了可不好。
有些无聊
莫名其妙又打开对话框
一条消息也没收到
皱了皱眉头
妈的智障。


我试着不要让自己的诗里再出现
硬生生扣去每一次提及
失控的列车干脆刹住不再向前
如果这样我的生活能够彻底断线

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
一切只是在徒劳抗议恒定的规律
无关只是说说好听
跌倒如灰的结局静躁般无法抹去

我忘记我已放弃掌控生活的权利
列车又开始自说自话地驶进
一首诗写到最后还是举起了白旗
标题早就戳穿了我不堪一击的笃定。

你是最公平的一道
明亮了万众千方

我是最渺小的一句
吟唱若须臾一妄


心情不好就来支棒棒糖/反正我能一口气跑一万米/如果我就是他们口中的干物女/那我的诗也不需要押韵。

这一秒我突然握紧拳头


你道别了我的时间和空间
连沉默都不留下
更不要说
对我的质问作出回答
而我只好
用可笑填满空想。

我为你准备了这么多个未来
你却一个也没来

这真是对我
最完美也残酷的惩罚。

你用背诵全文般的流利
控告我。

你固有的自由
是构成我的罪名的基本结构。

你抓住我不争气的眼泪作证据
我于是被剥夺了
爱的逻辑。